岭南书画市场应回归作品本位

2016-12-30 11:29:10.0 编辑

“岭南画家就应该多表现岭南特定的地形地貌、风土人情。现在大多数岭南山水画家把自己创作的重点放在北方,这是非常奇怪的事。”日前,广东美术馆举办的“山川无尽”罗一平水墨山水画展吸引业界广泛关注,尤其是其树林和小景系列作品,引起一批广东书画收藏界人士的侧目。

近期,书画市场的行情持续回调。南方日报采访多位资深艺术品经纪人,均被告知同样的一条信息:大多数当代画家的作品价格都在这一轮大调整中急跌了三四成,个别前期炒作泡沫过多的一线名家作品,甚至遭遇了比“腰斩”还要严峻的价格缩水。在业界人士看来,近两年书画市场的回调,主要是受需求端“结构调整”的影响。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中产阶层必然会成为未来市场交易的主体。艺术家若还是沿着过去的老路走,很可能会受到市场的摒弃。

山水画也有南北之分?

对中国画有研究的人或不陌生,传统中国山水画理论体系中确实有过南北画派之分。

五代时期后梁画家荆浩开创了北宋北方画派,此后关仝、李成也成为这一画派的代表人物。学术界把北派山水画简单理解为,以布置全山大水为主要特征,推崇刚健苍劲的壮伟之美。

与北派山水截然不同的是,南派注重以柔性线条描绘平缓温润的江南山水。由于把南方特定的地形特征作为主要创作对象,南方山水画普遍呈现出草木茂盛、烟云氤氲、秀丽温婉的艺术风格。有学者甚至认为,南派山水画崇士气、尚率真、重笔墨而不重实景,画家着力表现江南特有的宁静、平和与烟云秀润之景。

不过,到了当代山水画坛,把自己绝对化地划为北派或南派山水画家的人比较少。由于现代交通的高速发展,当代山水画家写生的范围可以无限扩张到祖国的每一个角落。记者就曾经看到一些画家,这个星期在广东肇庆鼎湖山写生,下个星期又跑到了山西太行山。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前述匿名人士认为,岭南画家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对北方山水的艺术创作上,反而忽略了对自己最熟悉的岭南本土地形地貌和风土人情的关注。

“作为岭南的收藏家,我本人一直以收藏岭南书画家的作品为主,自然希望能够多看到一些以岭南江河山景为题材的作品。”著名收藏家、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副主席何文发就告诉记者,他和身边的藏家对罗一平这次画展有所侧目,虽然他只是一个“新广东人”,但对广东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充满了感情,并且创作出这么多有个性的作品出来,对当前的岭南画坛很有探讨意义。

书画需求结构变化

实际上,当前的中国书画市场行情,已跟两年前大有不同。尽管在二级市场,由于有资本在托市和护盘的原因,很多行外人士会看到,大多数的一线画家作品并没有出现明显的价格回落,然而在一级市场上,特别是在一些画廊的买卖中,这些画家的作品价格已经普遍比前两年下跌了三四成,部分前期炒作泡沫较大的画家作品,回调的幅度甚至还要大。

“对那些抱着投资目的进市场的买家来说,最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广东省文联艺术馆收藏家会所负责人李端信与南方日报记者谈起近期的行情,颇有感慨。“短期内价格大幅回调,会套牢很多前期囤积了大量作品的投资者的资金。当然,这与投资者本身在做某一项投资时的不理性,也有很大关系。”

李端信认为,现在市场开始进入以收藏者的实际需求为导向的时代。换句话来说,即使是一线名家,都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自己想画什么就画什么,想怎么画就怎么画,而是要考虑到收藏者的实际审美要求,除非你彻底不做这个市场,只专心于学术研究。

“过去的书画市场,在投机炒作的推动下虚火上身。所以,在这股风气的带动下,掏钱的人只看画家的职位和衔头,完全不考虑这件作品的学术水平和艺术价值,导致一些劣质书画作品在市场大行其道,甚至让那些还没有进场的买家一度感到审美迷茫。”何文发则认为,这两年的行情调整,对书画行业本身的健康发展是有正面意义的,这可以让供需两端以前积累的投机心理彻底改变。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中产阶层必然会成为未来市场交易的主体,藏家与艺术家之间的审美标准博弈将不断加剧。假如艺术家还是沿着过去的老路走,很可能会受到市场的摒弃。而买家不让自己的审美回归作品本身,也很可能遭到市场的报复。

何文发说,以前他没有看过罗一平有这么多岭南题材的山水画,这一刻他画的是广东人的心声。南北山水看似一个小问题,实际却可以看出一个艺术家的学术态度。没错,有了交通的改善,现在到长白山、太行山、西藏都比以前简单容易,但是,我们也要考虑到,只是走马观花地在那个地方转一天两天,甚至到处拍个照,你对这个地方了解多少。你那一刻看到的太行山和长白山是真实的吗?“对于我们收藏家来说,对艺术家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希望他们拿起笔来的时候,能够确定这样画下去,对艺术的态度是认真的,对市场是负责任的。”

对话

美术学博士、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罗一平:

“岭南山水滋养我 我喜欢画岭南”

简介:罗一平,美术学博士,教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中国美术家协会策展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美术馆协会主席。

南方日报:您如何理解笔墨当随时代?

罗一平:我一直探索解决中国画的一些问题。水墨走到21世纪,到底该转向抽象水墨,还是所谓当代水墨,与传统完全隔离?我认为在传统的基础上大胆改良是必要的。去掉传统就不是中国画了,但完全画成古人那样也不行。当代画家必须在这里头找到自己的位置。我选择的路是,把传统名家的笔墨精华拿过来,把构图尽量压成一个平面,这种平面作为一种生命的复生,就成为了一个主体,这里面就可以看出你对中国传统笔墨的精髓掌握的程度,线条一定要好墨一定要好,这两点一定要解决。很多名家都画过树林,但只有我是只用线条来说话的。

南方日报:当前书画市场对黑乎乎的纯水墨的作品似乎有种排斥?

罗一平:你看我画的三清山,那么大,会黑乎乎吗?对这个问题我觉得要一分为二来看,通过这次展览,我反而发现普通群众对我上色彩的画不怎么叫好。可见,最关键的是看画家怎么画,不管你笔下画的是什么,一定要有墨气,有清气,要滋润,要透气,这样他们就会觉得好看。这不是说艺术家要刻意去迎合市场,而是要去实现一种艺术家和收藏家之间在艺术审美上的共鸣。市场希望看到雅俗共赏的作品,而我莫名其妙地做到了,就会觉得很奇妙。

(作者:冯善书  来源:南方日报)

新华名家App

买真品书画,到新华名家。

马上体验